第44章 猎杀中学

现。

    希望这一次也能顺顺利利,别再闹出什么意外了,不然他这颗心脏可真的承受不住!

    校长注意力刚回来,就看见投资人走到了陶军的面前,吓得差点心脏病犯。

    还好的是,陶军没有不给面子,虽然语气也称不上好,但还是应了投资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投资人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陶军许久,普普通通的笑容因满脸横肉而扭曲,被注意的陶军却是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然后投资人就顺势坐在了陶军的身边,两人静静地看着大屏幕,竟然有种诡异的和谐感。

    “校长,校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欸!”校长收回视线应了声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名老师回答:“一年级的新老师都没有上来。”

    校长诧异了:“没上来?不应该啊,他们没跟你们一起走?”

    这个电影院位置特殊,可以说它存在于校内,但学校的任何一扇门都无法通向这里。

    只有身带通行证的人才能打开通往电影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有这个通行证的人不多,年级主任是其中一个。陶军如果到下一届还是学生会长,那么他也会有,但是这次他没有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顾平生没有安排玩家藏在老师群体里仙人跳,单个玩家打不过所有老师,没有通行证,其他玩家就无法及时支援。也相当于他们那边一闹事,这边潜伏着的玩家就有暴露的风险。

    陶军不一样,他身为学生会长,更是这次联欢会的裁判之一,所以他必须和学校老师们留在“观看席”。

    而在联欢会赛场的集结地,猎杀中学的操场上,年级主任也在和玩家们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年级主任怀疑自己听错了,重复问:“你们要报名?”

    廖凡一直看不惯这个变/态主任,现在装也不装了:“对,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年级主任绝对会大发雷霆,可是现在不一样。他让协助老师把玩家们的名字一个个登记上,甚至还转过头来对着廖凡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是个讥讽的笑。

    只要了解过围猎联欢会规则的人都会知道,猎场中只会有猎人和猎物,不会再有学生和老师,也不会再有规则上的身份压制,年级主任很好奇这些老师为什么要上赶着下场找死。

    年级主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顾平生,心有所感,顿生恶念,笑着说:“是不是他告诉你们,只要输了围猎联欢会,那么必定会死?”

    玩家们朝他看去。

    年级主任的表情绝对称不上友好,如今这恶意中又带上了蛊惑:“那是因为他挑衅规则,学校才对他暗中做了判决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们不一样,我还是挺看好你们的,犯不着跟他一起冒险,即使输了,我也能保你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傅天淡淡地问:“要求是什么?”

    年级主任笑道:“在这个猎场上,没有永恒的朋友,身份的不同也决定了你们注定会相互厮杀,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和强的一方结盟?”

    “强的一方,你说他们?”廖凡指向5-3班的那些学生,满脸嫌弃地说,“那么大人了,嘴里还滴口水,不会有狂犬病吧,到时候反过来咬我们一口,你赔医药费啊?”

    年级主任表情扭曲了一瞬。

    他看向不为所动的其他玩家,眼神再次变得嘲弄起来。

    就好像看着一只不知死活的飞蛾,争先恐后扑向熊熊燃烧的大火一样。

    年级主任嘲笑说:“行,既然你们上赶着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拿起了话筒,校园广播将他的声音传到了猎杀中学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,告诉大家一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,本次围猎联欢将会有老师参加,而且是7名!”

    正准备进校布置的猎人阵营学生,和“牢笼”中等待开闸的学生,通通都抬了头。

    “为了激励学生们的积极性,我们感谢这7名老师的奉献和付出,并将采用以前的彩蛋机制,只要是猎杀到老师的班级,通通得10分!”

    10分,正好是获胜的标准。

    围猎联欢会采用积分制,无论猎人还是猎物,初三3分,初二2分,初一1分。若以个人计分,猎杀一名学生就给猎杀者记对应的分数,若以班级计分,那至少要猎杀一个班一半以上的学生才能记对应的分。

    而猎杀到一名老师,直接就可以得10分!

    一时间,操场有些轰动,窸窸窣窣的讨论声响起,虎视眈眈的眼神也跟着投向了顾平生他们几人。

    突然处于众矢之的,廖凡嘴角抽了两下:“说两句就恼羞成怒,是不是玩不起?”

    他转头对着顾平生挤眼睛,那表情好像在嘚瑟:看,我们够义气吧?

    顾平生没忍住笑了一声:“其实你们假装答应也可以,影响不大。”

    虽然年级主任刚才当着他的面策反玩家,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