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小奶狗

,在跳动的灯火当中慢慢鲜活。

    他想在她的眼中找到某些事情的答案。比如她为什么会突然间对自己这样?

    顾蜜如平静和他对视,开口解答他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吗?回到司家之后多要一些钱,然后把钱赔给我。”顾蜜如强调这件事,就是在跟司献春反复地强调,他必须完成这个目标。

    因为粉碎一个人的人格第一步,是否认对方,不断地否认对方。

    而重塑人格的第一步,是肯定对方。

    顾蜜如不可能莫名其妙地夸奖司献春,就换了另一条路――让他认为自己的存在有价值。

    顾蜜如看到他眼睛发直,手指在他眼前晃晃,又问了一遍:“记住了没有?”

    司献春很慢地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司献春因为满心都是疑惑,竟然没有因为顾蜜如伸手,而以为她要打自己。所以他这一次没有后退,就只是眼睫颤了颤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件事情之后,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司献春还在愣着,顾蜜如就非常迅速地转移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这种良性的变化不能让他想太多,他越不在意改变得就越快。

    顾蜜如迅速下地拿过来一个像花瓶一样的东西,走到床边上,递给司献春说:“你应该想方便了。你这几天昏昏沉沉的时候都是我帮你,现在你彻底醒了,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顾蜜如说着,把长脖子瓷瓶一样的东西,塞到司献春手中。朝着他盖被子的腰下,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司献春下意识地接了,接到了手中,好一会儿,他才明白过来顾蜜如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司献春那些被冻坏的,迟钝而麻木的神经,仿佛终于接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他猛地抬头看向了顾蜜如,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顾蜜如看他瞪着自己不动,微微向前一步,单膝跪在了床边上。

    说:“还没力气?拿来吧。我帮你。”说着就去拉被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顾蜜如没能把被子拉起来。因为她的手,被司献春慌忙之间按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力度不够大,手背上还有青紫可怖的冻伤,涂抹了药物更加惨不忍睹。但他的手指很细长,指节流畅,指甲修剪过后圆润齐整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是软的。